色撸堂♀性福生活♂第一天堂-www.selutang.com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167|回复: 1

[现代-限制级] 【羊妹好欺负】第七章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6-30 16:09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◆ 第七章

  彭浩纶从来不知道,自己有一天也会做出「夺命连环call」的举动。

  杨玫玫一直没接他的来电,手机铃声响啊响,最后总是进入语音信箱,即便他后来勉强捺著性子跟谷伊丽讨论完工作上的事,继续再call杨玫玫,仍然得不到任何回应。

  撑到下班时间,他再拨打,还是进入语音信箱;最后实在没办法了,他装作若无其事打电话到杨家,相当有技巧地询问,才从杨母林香君口中得知杨玫玫有打电话回家报备,说是今晚会跟同事上山喝茶、夜游,晚一点才会回家。

  同事?!他脑中立即联想到以前去接她下班时见过的那个男人。

  他记得对方是她的同期同事,听说同期进去的同事因为有所谓的「革命情感」当作基石,感情也最容易培养。

  可恶!他该担心的恐怕不只她的男性同事,还有那天开车去接她下班的那个男人。她当时主动上了人家的车了,感觉跟对方是旧识,他一直都找不到适当机会问她关于那天那个男人的事。

  越想越闷,闷到无心工作,人勉强提起精神将两件较紧急的事做好处理,其他的事则丢到一旁,一个人开著车在市区漫无目的地乱逛。

  早就过了晚餐时间,他却没有胃口,心头彷彿压著一块大石头。

  他终于把车开回住处,人没有上楼,而是走到花园大楼的中庭,坐在阴暗处,点起一根烟静静抽著。

  他不清楚究竟坐了多久,几乎快把整包烟都抽光了;其实他不太常抽烟,但近来几次烟瘾大犯都是为了杨玫玫。

  苦笑了笑,他低头微微眯起眼,正打算再深吸一口夹在指间的烟,一道纤瘦的黑影突然来到面前。

  他略微一怔,慢吞吞地抬起脸。

  「你真是……无药可救!」

  杨玫玫瞪著满地的烟蒂,鼓著双腮,简直不敢置信。「抽烟污染空气也就算了,还随地乱丢垃圾,我可以跟住户管理委员会告发你!」

  彭浩纶没料到她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,他下意识等在这裡「逮人」,她却先发现他,并且直接「杀」到他面前来,眼睛眨也不眨地望著她。

  杨玫玫见他不说话,还一脸呆样,不禁有些疑惑,语气跟著放软了。「喂!怎么了?你没事吧?你……啊!」

  她轻呼一声,因为他突然丢开还剩半截的烟,站起来猛地抱紧她。

  他搂抱的力道好大,几乎要把她整个人提起来,彷彿与她分离了好几百年,寻寻觅觅,终于找到她似的。

  「彭浩纶,你……」杨玫玫轻轻歎气。

  她本来在气他,气了整整一个下午再加上一整晚,手机显示出他的来电,她也不想理。

  而今晚跟同事们夜游,她本以为自己能暂时抛开思绪,好好放鬆一下,结果并非如她所想的那样。

  她和同事们吃饭,会想起他吃饭了没;她和同事们一起喝茶閒聊,会想起他今天是否又喝太多咖啡;她看见上山游玩的情侣们,会想起她不知哪天才能跟他一起出游,以情侣的身份彼此认定……

  刚才同事们开车送她回来,她穿过中庭时,先是闻到一股烟味,瞬间记起他上次闯进电梯裡的事,心一震,她环顾整座中庭,然后找到那抹藏在阴暗处的孤独身影。

  不知为什么,一见到他眉宇间的阴雨,她的心就软下来,胸口烧灼灼的,竟然有些想哭,现在被他用力抱著,心裡再有气恼,也剩不多了。

  「玫玫……」他终于吐出话,语气紧涩,可能是一口气抽了太多烟,也可能是因为心情激盪。

  「你、你怎么了?先放开我啦!」杨玫玫轻推开他的肩膀,但他不动如山。

  拜託!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?

  「彭浩纶,有人在看,你、你不要……」刚好有其他的住户回来,走过中庭时不禁偷觑著粘在一起的他们,害杨玫玫尴尬得不得了,但面前男人坚决不放手,她不想跟他比力气,因为那必定会输,所以她也没有多作抵抗,内心悄悄歎息,任由他抱著。

  片刻过去,彭浩纶似乎抓回神智了,拉著她就走;她也没有多问,只是跟著他的脚步。

  他粗犷有力的大手牢牢牵著她的柔荑,一路将她牵进电梯内,又将她带回他五楼的住处。

  一进门,她还来不及脱鞋,整个人就被压在门上,疯狂的热吻随即朝她压下,他的急切和热情前所未见,每个碰触都像在她身上点燃一把火,她被攻击得毫无招架之力,思绪变得混乱不堪,身体则诚实无比地回应著他。

  她的气息与他混和在一起,情欲一下子浓灼起来,让她也急切地拉扯他的衣裤,热情回吻他,并尝到他口中淡淡的尼古丁气味。

  想紧紧纠缠在一起的渴望来得太快,任谁也无法阻挡,他们一路从玄关纠缠到客厅,然后双双倒在地毯上。

  杨玫玫长髮散乱,肌肤发烫,湿润的身体期待被填满,十指把他浓密黑髮揉得乱糟糟,腰背不断拱向他。

  结合的一刻很快来临,彭浩纶发出一声低吼,挺腰进攻,整个抵进她深处。

  杨玫玫皱眉轻叫,不是因为疼痛,而是腿间细嫩的内壁瞬间受到刺激,让她身体忍不住颤抖。「浩纶,慢一点……太快了……」

  她感觉到男人放慢速度,但一切似乎不可能慢下来,因为她也急切地回应他要的一切。

  她随著他的动作而动作,随著他的粗喘而呻吟,她和他融为一体,用最亲密的姿态变连体婴,他的欲望直接传达到她内心,让她随之舞,跟著他跌进五彩缤纷的爱欲裡。

  高潮来得既快又猛,他们紧抱彼此,千千万万的彩色碎片爆开,温潮浊液洩出,热情激射,让身躯窜过一阵阵战僳,神智抽离。

  彷彿过了许久,杨玫玫感觉自己被横抱起来,她慵懒地掀开双眸,看见彭浩纶抱著她用肩膀顶开卧房门,将她放在大床上,然后起身脱去还挂在身上的衣物。

  他跨上床,帮她脱去被扯到腰际的上衣以及被扯破的丝袜和底裤,让两人同样的赤裸,他重新躺下拥她入怀,不发一语,但她昏昏沉沉中仍能感觉到他不断洒落的细吻。

  休息了一会儿,她的意识逐渐清醒,感觉搂著她的男人一直没有入睡,因为他热呼呼的掌心仍缓缓在她的裸背上摩挲。

  她逸出一声低歎,想起今天一连串的事,忍不住问:「你打那么多通手机给我,想告诉我什么事吗?」

  听到她细细哑哑的问话,彭浩纶似有若无地震了震,以拇指和食指轻扣她的下巴,望著欢爱后还留著迷濛的美丽眼睛,他神情专注,薄唇动了动,但还没找到自己的声音。

  杨玫玫咬了咬下唇,脸蛋红赫,鼓起勇气又说:「我今天在机场办公室时,突然很想打电话给你……想跟你说话,随便什么都好,只要能听到你的声音,我……就会很开心。」

  她脸更红了,表情有些扭捏,但很可爱。

  「我趁著上班前十分钟打手机call你,可是不是你接的,是伊丽接的……彭浩纶,我想……我觉得……那个……伊丽应该很喜欢你,她对你有好感,我想问,你对她是不是也有好感?会不会决定和她在一起?」

  她的话让他的表情越来越专注,当最后的问题丢出来之后,他的眼睛瞬间瞠大,然后眉毛一压,双目又细眯了眯,锐利光辉在眼底流窜。

  杨玫玫被他盯得背脊有些颤抖,她试图微笑,笑容却有些可怜兮兮。「我不接你电话,一是因为要开始工作了,二是因为……我心裡很不是滋味。」她短促地笑了声,眼眸有层水雾。

  「今晚同事一群人结伴去玩,我就跟著他们去了,但整个晚上我都心神不宁,一直想著你和我之间的事总不能这样持续下去,我想跟你说明白……」

  「我不分手!」男人的低吼带著威胁性。

  「啊?」杨玫玫一怔,感觉男性双臂再次收缩,他的拥抱更有力了。

  「杨玫玫,」他连名带姓叫她,眼神好蛮。「你如果像上次那样想把我推开,我绝绝对对不会答应的,你别想!我不分手!」

  「我、我没有啊……」她又不是要分手,她只是打算跟他摊牌,把事情摊开来说,该怎样就怎样,一直闪躲不会有进展的。

  彭浩纶的声音压过她的聂嚅,急躁却明确地说:「伊丽或者对我有好感,但我对她没有那种感觉……我是说,我当然喜欢她,但仅仅是朋友程度的那种关系,因为她是一个很好的工作伙伴,一个才华洋溢、很有主见的专业设计师,我从来没把她当作交往的对象,我和伊丽是朋友、也是工作伙伴,但绝对不可能成为情侣,你不懂吗?」

  杨玫玫傻傻地望著他,好一会才聂嚅地问:「我为什么该懂?还有,你说你不分手,我们又没有交往过,也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,既然这样,何来『分手』之说?」

  「杨玫玫!」他的声音像是从齿缝蹦出,被气得不轻似的。

  杨玫玫满面通红,紧咬唇瓣,倔强又显得脆弱,彭浩纶一见她这模样,气愤和怜惜两种极端感觉同时在内心交相涌起。

  他将她禁锢在身下,灼热气息拂上她的嫩颊,低哑地吐出每一个字,「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吗?我们没在交往吗?你竟然敢怀疑!我从来不曾让谁把我耍得团团转,就你有这本事,我们如果不是男女朋友,难道只是为了满足彼此的生理需求所以才在一起的炮友吗?你希望是这样吗?」

  问到最后,他表情严厉,充满警告意味,好像只要她胆敢说「是」的话,他真的会气得捏断她的脖子。

  杨玫玫眼中泪光闪烁,她也不想哭,但她没办法。她吸吸鼻子,拼命摇头,边哭边说:「你又没有追求过我,我们……我们就只是突然间在一起,在床上总是能为彼此带来快乐……你什么都没有提过,我怎么知道……我们究竟算不算是一对恋人?」

  「玫玫啊……」他心痛低唤,大手捧著她的泪颜,印下无数个吻,也避无可避地尝到她泪水的滋味,让他胸口以是一缩。「傻瓜玫玫,我是在追求你啊,我……」

  他歎了口气,俊脸也红了。「好吧,我承认,我追求女孩子的经验实在贫乏得很,我以为你喜欢这样。」

  「喜欢哪样?」她眨动湿润的睫毛,被他的吻稍稍安抚了。

  他压低声音,在她耳边诱人轻吐:「喜欢肉欲一点的关系,喜欢让彼此的身体先习惯对方的拥抱和爱抚,然后培养出某种旁人无法取代的默契。」

  他以气息爱抚她,她全身肌肤泛红,热流在体内激盪,几乎就要发出呻吟。

  「我才没有……」她软弱抗辩。

  「是吗?」

  彭浩纶微微一笑,没进一步戳破她的谎话,只是侧过头,让两人的嘴唇重迭在一起,而她则全心全意地回应,温驯地为他张开玫瑰般的双唇,和他交换一记深长的热吻。

  「不要哭,玫玫,别哭了。」他哑声歎息,决定招供更多事情。「还记得我们之前闹得不愉快,你说你要找别的男人试著谈场恋爱那一次吗?」

  「嗯!」她轻细喘息,点点头。

  他抚著她的长髮,「那时我其实正打算跟你谈,希望把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彼此说清楚、讲明白,我希望能和你正式交往,当然,交往的事情一旦公开,我爸妈和杨爸、杨妈肯定会知道,我就是想让他们都知道……只是那一次你却先下手了,你说要结束和我之间的事,还要找别的男人谈恋爱,唉!那一次我简直气疯了,你不会知道我有多生气。」

  杨玫玫心脏咚咚乱跳,呼吸变得急促看,试了几次才挤出声音,「那时我……我心裡也很难过,有迷惘有难过,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…我以为只要放弃你,然后去找另一个人重新开始,一切就会回归正常,可是没办法……我没办法……」

  「玫玫,我喜欢你的没办法。」彭浩纶喉咙彷彿梗著什么,怎么吞嚥都驱除不掉那份紧绷感,他再次歎气,认命微笑。

  「呜……」她哭出声音,举起粉拳轻捶他的肩膀,「你好可恶,总是欺负人,我曾经以为你很讨厌我……」

  「没有!不会的……」他急急辩驳。「绝对不会!我怎么可能讨厌你?玫玫,我在等你长大呀!我喜欢看著你,也总是看著你……今晚你一直不接我的来电,我很受伤。」

  「你哪有那么脆弱?」

  「就有。」他用力颔首,表情认真。「我们男人的自尊和感情都很薄弱的,动不动就会受伤,你要伤害我其实很简单。」

  杨玫玫静了静,仔细搜寻他的脸,心中盪开柔软又熟悉的感情。「我没想过要伤害你……」

  「真的吗?」他目光湛动。

  「当然是真的。」

  「那就吻我。」他低声命令。

  杨玫玫轻轻一颤,被他眼中的光芒深深吸引,著魔般地无法移开视线。

  「吻我,玫玫。」这次的话中似有若无地含著祈求意味。

  她的心被打动了,连灵魂都被勾引了!她略微挺身吻上他的嘴,才贴上而已,他已经为她热烈开启。

  四片唇交缠,舌尖彼此嬉戏,热度在唇齿间传递,激起更惊人的灼烫。

  突然,他抱著她翻身,让她趴在他身上。

  她平坦柔嫩的小腹抵著他粗硬的男性,感觉他已经完全亢起,古铜色的皮肤透出暗红色,那雄壮的形状证明他又多兴奋。

  「玫玫,吻我……」他声音沙哑得几乎难以分辨,目光直勾勾。

  她蓦然间理解了他眉宇间的神态和那乞怜的语气,他在求她,想求她用唇、用手去吻他、抚摸他,不只他的嘴、他的胸膛能得到她美好的对待,也求她眷爱他昂扬的男性,让那团粗硬的巨火得到抚慰。

  她涨红脸,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办到;然而对象是他,她就愿意一试。

  深吸口气,她的手滑过他结实的腹部,再滑向那男性密林,她一边观察著他的表情,然后轻轻握住那悸动的男性。

  彭浩纶喉中滚出教人脸红的呻吟,高大身躯一震,当她俯下头,张嘴试探性的含住他厚实的顶端,他的反应更是明显,腰臀甚至如触电般抽震。

  「玫玫,拜託……」他咬牙抽气,额头浮出青筋。

  男人最真实的反应给了杨玫玫极大的鼓励,让她明白,原来她也有足够的力量摆佈他,让他躁动又无助,并且渴望她的给予。

  「玫玫,拜託……」

  他的眼神让她有种感觉,好像她不顺从的祈求,他真会发疯似地,那体会相当震撼,让她全身跟著发烫,女性中心也随之悸动不已。

  她握住,唇瓣张大了些,头部朝他压下,她的舌尖舔过那敏感的顶端,尝到男性麝香的气味,好像有东西从顶端的小缝渗出来。

  她动了起来,两手配合嘴巴的动作爱著他,那巨大的男性硬得像裹著一层皮的铁杵,热度惊人,血管因极度亢奋而浮现,她舔吮著,来来回回以双唇套抚,小手则上上下下套弄,抚摸那两丸肉袋。

  「老天!」彭浩纶喘得满脸通红,胸膛剧烈起伏,垂眼盯著她含住他的表情。

  她全身赤裸,美丽的乳房饱满,乳尖因激情而明显翘起,如两颗鲜嫩可爱的小红莓,她跪在他身侧的姿态美得不可思议,柔软的头髮鬆散在他腿上和腰部,细嫩的小手好努力地磨蹭他最敏感的腿间,而那张玫瑰花瓣般的红唇也好努力地使他快乐……

  她在这时抬起眼看他,两人视线对个正著。

  他此时的模样英俊得犹如魔鬼,又颓废得好性感,她感觉得到,他似乎在她的嘴裡和手裡变得更大、更硬了,而且正渐渐失控之中,因为那高大的身躯没办法再乖乖躺著,而是开始动起腰臀往上顶弄,想帮助自己将更多的他送进她嘴裡,享受她带给他的极端快感。

  杨玫玫兴奋不已,每当她将他含得更深,听到他粗哑而原始的呻吟,她体内的渴望也跟著增强。

  她的身体好热,细汗从毛孔裡渗出,腿间收缩著,感到一股熟悉的疼痛。她需要他来填满那份空虚,赶走那蚀心般的疼痛。「彭浩纶,我要你……我要你在我裡面……」

  她大胆说出心中的欲望,然后在他充满情欲的注视下,改而跨跪在他腰部上方,一手扶著那根被她舔得光滑殷红的男性,将那股力量指引到自己疼痛的中心,微微摆臀让两人的私处相互摩擦了几下,让那胀大的顶端沾染她动情的爱液,最后,缓缓地对著他坐下。

  「玫玫……天啊!」

  慢慢滑进她身体的滋味美妙得让彭浩纶仰头低吼,杨玫玫亦同时叫喊出来,这就是她要的,她要他结结实实充满她,要他那股惊人的力量在她深处,要他为她火热。

  「浩纶,我骑著你呢!」她坐在他腰上,两手抵著他平坦的小腹,既害羞又大胆,表情有些跃跃欲试,但好像还抓不到决窍。

  「是,你骑著我。」彭浩纶声音粗哑,嘴角带笑,两隻大手分别扣住她的腰,腰臀开始上下动起来。「骑好了,别掉下来。」

  她底下这匹「马」八成忍不住了,不顾她这个新手经验不足,竟然自己摆动起来;她坐在他身上,美其名曰是「骑」,结果是被他顶得嘶哑叫喊。

  她努力跟上他的节奏,再加上他两手帮忙推动,一阵紊乱得让人眼冒金星的刺激过去后,她终于能和他完美配合。

  「玫玫,我没办法慢慢来,我没办法……」他突然变得好急迫,一双手将她推倒,覆上她的身体,肿胀的部分一直在她体内。

  她急喘呻吟,两腿自动环住他的腰,双手用力抱住他,指甲在他背部留下抓痕,「我不要你慢慢来,浩纶,再用力一点,求求你,我要你……」

  他听从她的命令,压著她,深深进入她,每一下的撞击都强而有力,湿润的私处发出水声以及肌肉拍打的声响,节奏越来越急,证明两人的欲望已朝向白热化,热到快要自燃起来。

  高潮逼近,他们都达到最高点。

  她尖叫,躬身绷起,深处的肌肉猛然绞紧,牢牢缠住了他,要他弃械投降。他则顺服那股欲望,紧紧抵著她,在她窄小湿润的体内释放出所有热情。

  这一次是最痛快淋漓的一次!

  杨玫玫昏昏沉沉地勾起唇角,感觉他的力量在小腹裡流动、衝击著,她模糊地想著;往后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痛快淋漓的事发生,她想跟他在一起……

发表于 6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111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色撸堂-http://www.selutang.com  

GMT+8, 2019-5-21 09:38 , Processed in 0.037715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